厦门昆山腾尔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92-5015767
邮箱:service@apfubang88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韩晓平:电力不改革没出路——四季度火电厂或现大规模缺煤停机

编辑:厦门昆山腾尔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韩晓平:电力不改革没出路——四季度火电厂或现大规模缺煤停机
据报道,煤价持续上涨煤炭库存持续下降,今年第四季度火电厂可能出现大规模缺煤停机,聚焦:如果电厂停机,电价上涨是不是缓解电荒的唯一出路?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03年以来煤炭价格持续上涨,秦皇岛5500大卡煤炭价格超过150%,但销售电价的涨幅只有32%,为此中电连曾经呼吁上网电价与销售电价来弥补差价缺口,我们以大唐为例来看火电装机占到总装机86.62%的大唐发电(4.63,-0.01,-0.22%)上半年的公司经营成本总额大约是278亿元,其中电力燃料的成本约占到经营成本的68%,给去年同期增加了48亿元,增长了34%,至于大唐电力内部的一位负责人说,煤价上涨对于大唐发电上半年的成本和利润影响都比较大,增加了48亿元的电力燃料费成本有超过20亿元是单位燃料成本增加直接导致的。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长期陷入用电紧张的华中地区和华南地区的形势将更为紧张,像华中地区有电厂抱怨,今年将很难完成为冬季储煤的目标。而在往年的电厂11月以前就可以储存仅够用两个月的冬储煤,今年如果储煤的目标无法完成的话,迎峰冬过就将很难避免因为却没而导致的停机,除了传统的电价不到位,煤价上涨导致的亏损原因之外,电力企业的财务费用大增同样值得关注,电力行业的利息支出超过了利润总额,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的官方网站公布数据显示7月份像华能、大唐、华电、国电和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的电力业务的合计亏损都有扩大的趋势,达到了9.8亿元,比6月增亏了1.8亿元,也就是说煤价上涨加重了电力企业的负担而亏损的增加更无益于雪上加霜。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作如下评论

我国大部分地区刚刚渡过夏季的用电高峰,沉积了三个月的缺电声浪再次从各地传来因为现在煤价上涨,电力企业买不起煤而让人对不久以后到来的冬季用电高峰产生了一些担忧,对于煤价过高电场亏损严重,煤炭库存下降买不起煤,煤炭方认为财务成本是电力企业亏损的重要原因,但是电力企业方面说煤炭企业利润太高了,应该征收暴利税,那么对于双方各执一词这种白热化的争执,您怎么看?

韩晓平:其实两方都有道理,这些年特别是发电企业快速的扩张,特别是不断的建设火电厂就导致了对于煤炭需求的增加,煤炭企业也在不但的推升煤价,这一次我们可以看到秦皇岛出现了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煤价上涨,但是煤炭库存在下降,同时发电公司采购的煤的库存也在下降,说明什么问题?说明煤炭企业在通过减少煤炭输出,减少煤炭供应来推升煤价,所以现在看实际上的煤和电的问题已经困扰我们很多年了,大概从2004年开始一直到今天解决不了,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比如说煤电联动等等,但是最终到今天这个问题愈演愈烈,而且造成了发电公司现在都陷入全面的亏损,而煤炭企业现在也说自己不赚钱,那么我想这里面确实有很大的问题,其中一个我们知道尽管你要想收煤炭的这个税,想去收它的暴利税,但是煤炭企业真正卖出的煤这个价格创造的利润并不是那么高,有的时候我们到内蒙去看,大概一些动力煤只有300多块钱,可是运到秦皇岛就变成了700多块钱,这里更多的是运费,而运费背后大量的比如说是邮费,到今天我们也不知道点车费是什么钱,这个在不断的收而且造成推升煤价的主要原因。

也就是说煤炭企业在控制煤炭的售量,可以说是有一些运输成本,或者说出售成本造成的?

韩晓平:对。

自己也不愿意控制煤炭的销量是吧?

韩晓平:对,煤炭企业是这样的,当然最大的是保证价格,最近我们看到山西内蒙都在进行煤炭资源的整合,把原来一些小的煤矿集中在变成一些大的,也讲变成一些跨头垄断的项目,这样一些寡头的溢价能力方面大幅度提升,所以他们通过减少煤炭供应来推升价格这个能力就不断的加强,因为它减少了供应以后其他人很难弥补,所以就会造成整个市场价格不断的上升,所以电力公司说要收他们的暴利税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收的这个暴利税恐怕不足以弥补发电公司造成的亏损。

尽管各方都有理,但是冬季用电高峰又实实在在的摆在我们的眼前啊,比如说煤价上涨和电企亏损的矛盾让业界再次审视电荒可能已经成为电力企业寻求涨价的砝码,这也是老百姓最不愿意看到的,不能说你们矛盾解决不了,就要涨价,难倒涨价真的能够解决问题吗?我是说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

韩晓平:肯定解决不了问题,我们这些年是煤涨完了电涨,电涨完了煤涨。

老百姓就担忧电价上涨就没有一个劲头吗?

韩晓平:如果不改革就是没有尽头的,一直在不断的涨,发电公司也是这样,这些年确实扩张的速度太快,建了很多电厂,但是这个扩张本身又刺激了高耗能,因为它建了电场他要把电卖出去,然后电网公司最大的问题就是说只要有人给我建电厂我就给人供电,只要有需求我给就你供电,结果就造成了高耗能在国内也不断的快速的膨胀,然后需求也在增加,供应也在增加,煤炭供应也在增加,而且在供应中又出现了这种相对的短缺,而以短缺反映煤价的上涨,电力公司在中间夹的也是非常难受。

那么现在也专家提出方案了,以不涨电价为前提,基于煤电联动的方案把矛盾集中在电网了,对于煤炭企业和发电企业实行价格联动,让价格传导至电网部分,然后通过财政收取对煤炭企业的资源税,对电网进行价格补贴,通过对利润较好的上游没煤炭企业征收资源税来进行调节,如果发现煤炭企业将税金传导至下游的发电企业将会通过征收暴利税的形式来进行回补,设定煤炭企业的盈利上限您觉得这样的建议您认同吗?

韩晓平:恐怕也是很难解决的,这是一个太过于理想化了,因为实际上不太可能,你收了煤炭税收了很多以后造成煤炭就要涨价,因为如果不涨价的话他说维持他的安全生产各方面都有问题。而且刚才我们已经讲了造成煤价上涨最主要的因素是运输因素而不是煤矿本身,通过你减少收取煤炭的税收的话,是不足以解决问题的,所以我想这样的一个办法破于理想。另外你让电网公司去消化,电网公司很可能造成的问题是没有钱来进行其他的一些配电的建设,最后你建了电厂以后这个电还是送不出去造成进一步的财务问题,现在把电力公司已经拖的很惨了,不能把电网公司也拖进去,最后使整个经济都陷入了一个非常困难的境地。

所以我们只能说看来煤炭企业和发电企业的矛盾不简简单单的是双方的矛盾,还有更大的矛盾隐藏在背后是吧。

韩晓平:确实如此,就是改革。因为这些年来我们看的很清楚就是电力改革停滞了,下一步的改革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所以大家都一直僵持在这个地方所以造成今天的问题,那么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市场配置资源没有启动。另外一个我们对整个价格的管制应该本来地方参与对价格的管理,但是现在我们过于把价格管理过于变成一种宏观调控的手段了,所以这样地方不能参与,地方认为反正电价是你中央的,然后发电企业也是你中央的,然后发电企业也是你中央的,电网公司也是你中央的所以电价不能涨,而煤炭企业是我自己的,煤炭价格可以去推升的,推升可以增加我地方的财政收入,所以就造成了地方和中央的矛盾。

每年到冬夏两季的用电高峰我们都要讨论一下,但是每年似乎解决的不是特别彻底。

韩晓平:只有下决心改革不改革是没有出路。
上一条:几内亚西芒杜项目中方联合体成立 下一条:暂时没有!